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首页  »  淫荡人妻  »  [美国淫色笔记]作者:wangmeichun9
[美国淫色笔记]作者:wangmeichun9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美国淫色笔记
 
 字数:5500
 
    ====================================================
 
  我来华盛顿大概是六年前的事情,研究所念完后就从佛州北上找工作,当初 是为了一个联邦事务实习的机会,结果六个月实习结束便留在了华盛顿。 
  表面上看华府真的是一个严谨认真的城市,街上随处可见西装革履步履匆匆 的人从身边走过,但是经过这几年的打拼,我才发现隐藏在这世界政治中心的黑 暗。
 
  每天和你笑脸相见的同事,在夜里可以是酒吧包厢里放荡的舞女;每天把你 骂的狗血淋头的上司,也是在回家车上被司机干的死去活来的淫娃。华盛顿虽然 比不上纽约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但是和它白天的端庄相比,则更让人深陷其中 不能自己。
 
  这里都是根据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的故事,有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有的 是办公室八卦的结果,有的则是身边或者朋友或者不再是朋友的事情。
 
  出国前认为美国是发达国家物质精神双丰富,在上学期间都还没有接触到这 些真实社会的面貌,但是现在回想起这些年的经历,不禁让我有一种两世为人的 感觉。怀念的一定要怀念,但是该遗忘的就让他慢慢腐去吧。
 
    ====================================================
 
              一、实习偷窥
 
  06年夏天,我抵达华盛顿刚满两个月,一直在联邦事务管理局实习。实习的 内容非常简单,所有的研究生学历人员集中在一起,每天四个小时的时间。总共 六个月的实习期被各种培训、学习、课程、团队活动、小组报告、实地考察等占 的很满。
 
  和我一组的是四个人,蒙大拿的Tom ,加州的Roxie ,华盛顿本地的Leslie
 和一个韩国女生Penny.我还没搞清楚我应该在这个小说里叫什么……就叫小钟好
 了。
 
  Tom 和我是小组里的男生,他家里没有什么钱,成天胸前就挂着同样一条领 带,但是人非常踏实,任何事情都抢着往自己身上揽。
 
  Leslie和Roxie 是两个非常懒的女人,两个人都结婚了,但是Roxie 的老公
 在德克萨斯州陆军服役,很久两个人才见一面。
 
  Penny 的英语非常差,口音又重,私下里总是问我很多事情应该怎么做,但
 是似乎是万中无一的没有整容过的韩国女生,唯一比较大的毛病是喜欢放嘴炮, 也就是吹牛皮。
 
  我们五个人几乎每天有七八个小时在一起,因为除了正常的四个小时,我们 还要利用午餐和休息时间继续讨论和完善我们的小组报告,有时晚上还会约着开 会。其实所有人在我眼里都只是普通的外国人,就像我两年研究所里遇到的所有 外国人一样,我也只是完成我那份的工作以外,并不想和他们有过多交集。 
  06年7 月14号,我记得比较清楚,一是这事情实在给我冲击比较大,二是14
 号是我初恋女友生日,这日子对我来说实在太敏感。
 
  Penny 要去找Leslie拿一个U 盘,因为她没有车,而且她说晚上坐公共汽车
 害怕,所以要麻烦我开车陪她去。Penny 和我住的地方非常近,走路十分钟就能
 走到,但是从我们这里离Leslie家大概有接近40公里的路程,开车因为要穿城区,
 所以怎么也得一个小时。
 
  我晚上6 点不到就开车到了Penny 楼下,等了十分钟她还没出来。因为她和
 Leslie约在7 点见,外国人非常讲求守时,过了约定的时间不到的话人家可以无
 条件离开做别的事情,你还要落下一个不守时的坏名声。
 
  我坐在车里给Penny 打电话,打了三四个都是直接转接语音信箱了,过了十
 分钟她打来说刚洗完澡马上就下楼,当时已经六点十五左右的样子了。
 
  我就一直坐在车里听广播,那时的手机跟现在比真的就是一坨屎,不然我还 可以玩玩angry bird之类的。Penny 坐到副驾驶上对我连说了好几个sorry ,我
 说我是中国人等等你倒是不会生气,就害怕Leslie等急了直接出去了。 
  我定好GPS 就开车,Penny 在一旁给Leslie打电话,但是一直都没有接通。
 
  透过余光我看见Penny 几乎快要哭出来了,我就一边嘴上安慰她说没事一会
 儿就到了,一边脚下默默加快了车速(其实不敢太快,华盛顿查超速比美国其他 地方严,可能是政治安全因素吧)。
 
  我们到Leslie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过了,本身出发就比预想的晚,又
 加上不巧连遇好几个长红灯。我和Penny 走到Leslie家门口,按了好几下门铃没
 有反应,Penny 是真的哭出来了,俗话说狗急了跳墙,这在美国待的韩国人急了
 就说韩语。
 
  我心说听你英语都费劲这鸟语更不懂了,就一边按门铃一边安慰她。
 
  Leslie家是典型的美国郊区别墅,平整的草坪过去是一栋小二层,左边连着
 车库右边连着储藏室,后面一个小院子竖着篮球架和很多杂物。我敲门无果,就 告诉Penny 继续按门铃等着,我绕着房子转一圈看有没有亮着的灯光。 
  房前屋后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整个房子安安静静的。绕回来的时候Penny
 告诉我说好像车库里有动静,我就跟她一起来到卷帘门前,这仔细一听,传出了 零星器物碰撞的声音。
 
  我们又绕到车库侧面,只有一个离地大概两米的透气窗能依稀看到车库顶棚, 我也没多想,就攀着旁边的墙砖,原地向上开始爬。
 
  爬了两下,听见Penny 在下面小声说:「小心点。」
 
  我边往上又爬了一下边回头给她说谢谢,再一回头已经可以透过窗户看见车 库里面的情况了。
 
  过了这么多年,那第一眼给我的冲击还是非常震撼。车库里的场景可以说是 香艳无比,大概有三十平米的车库里,停了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加油口旁边靠 着一个全身肌肉健壮如牛的壮汉(我当时不能确定就是她老公,结果果然不是, 后文有详细介绍),闭着眼睛向后仰着,再往下看,竟然是全身赤裸的Leslie在
 他下身吞吞吐吐的活动着。
 
  由于Leslie是背朝我半跪着,所以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和一点小腿,但是看着
 朝夕相处的同事竟然在眼前展现出一副如此淫荡的样子,我呼吸不禁加重了起来。 
  这时Penny 又在下面叫我说:「你看到什么了吗?」
 
  我又狠狠看了几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慢慢原路爬下地来,说:「里 面什么也没有,Leslie大概是出去了吧。」
 
  Penny 很懊恼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我则是想着怎么能快速甩掉这个累赘
 完后再回去看活春宫。
 
  我对Penny 说:「实在不行咱们先回去吧,晚一点再和Leslie联系,你诚心
 一点道歉就行。」
 
  Penny 没办法,只好和我往车那边走,我故意落在她后面,给我手机定了一
 个十分钟后的闹钟,并且把铃声设成和来电一样的铃声。
 
  开出不到三公里,我的手机就如我所料的响了,我假装接起来并一直说中文, 说了几句我假装挂了电话,给Penny 说:「我一个朋友在机场被人偷了钱包,现
 在非但不让上飞机,而且被机场警察扣下了,我必须马上去机场找他。」 
  Penny 听了很失望,但是我还是装出一副天塌了的样子把车靠在路边,开始
 在GPS 上找最近的地铁站。我一边假装着快速找地址,一边给Penny 说你搭地铁
 回去吧路上一定要小心等等废话,心里却是在想Leslie你个骚货一定要坚持住等
 我回来啊。
 
  十几分钟后,我又攀上了Leslie家车库的透气窗,没有Penny 的牵绊,我可
 以放心的欣赏眼前的美景了。
 
  当时天已经基本完全黑下来了,Leslie家车库是靠左边,再过去就是一大片
 树林。我的身形在透气窗和屋檐所形成的阴影中躲藏的很好,车库里的灯不知道 什么时候已经亮了,里面看外面更是一团漆黑。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长期抗战,放眼望去,Leslie和那壮汉的前戏看来已
 经结束了。壮汉把她平放在车库里放工具的大桌子上,身下粗大的鸡巴在Leslie
 的屄中快速抽动着。
 
  由于车库隔音效果实在太好,加上房外的树林鸟叫,我几乎听不到任何来自 他们媾和的声音。眼看那壮汉身下抽动的速度仿佛越来越快,Leslie也紧紧抓着
 自己两颗不大的奶子,眼神直勾勾的望着那壮汉。
 
  我这人一直都会有点轻微的恋物癖,对于女人的非敏感部位都有奇异的性冲 动,看着Leslie一头亮棕色卷曲的长发在桌子上疯狂的甩动,我不禁左手抓住透
 气窗旁边的突起,右手慢慢的把我早已怒目圆睁的鸡巴解放出来轻轻撸动着,心 里则是想着Leslie顺服的在我身下温柔的舔着我的鸡巴,一头秀发和我的阴毛轻
 轻抚摸着。
 
  想到这里,车库内的男女已经换了姿势,那壮汉大概是有点累,在大桌子上 仰面躺了下来,Leslie蹲在上面一下一下套着他的鸡巴。
 
  洋枪果然还是比较有货,目测不低于20cm的样子,青筋随着Leslie阴唇的套
 弄有节奏的变换着。
 
  那壮汉将他们所有的衣服胡乱卷成团当枕头,一边享受着胯下的套弄,一边 饶有兴趣的不知道从哪儿捞出一个手机开始拍。
 
  从我的角度看去应该是在摄像,因为一直也没有闪光,而且那壮汉一直举着 手机上上下下的拍了大概两三分钟。
 
  拍完视频那壮汉仿佛突然来了兴致,翻身把Leslie推开,跳下桌子就把鸡巴
 往Leslie嘴里捅去,大概是要更润滑一点吧。
 
  我看着Leslie很困难的努力在做着深喉,但是每一次深入都捅的她头发乱颤,
 趴在窗边的我更是加速了右手的工作,偷窥的刺激加上同事的淫荡让我激动不已。 
  这时候屋外渐渐冷了起来,但是美景当前,我怎么会轻易放手。
 
  那壮汉又把鸡巴在Leslie嘴里使劲冲撞了几下,就快速的把Leslie翻转过来
 趴在桌子上,从她身后狠狠刺了进去。这下给我的刺激更大,Leslie的头发晃动
 的更厉害了,那壮汉也淫欲大发,抱着她的腰在后面猛冲猛打,每一下都是一贯 到底。
 
  整个桌子被他们撞的摇摇欲坠,只见那壮汉胸前肌肉全部收紧,身下的速度 却是丝毫不减,一下一下的狠狠操着。Leslie的上半身完全趴在桌子上,我从上
 面看见她的两个奶子都被压扁了,身后的壮汉又是完全不知疲惫的狠操了四五分 钟。
 
  那壮汉低下头去对Leslie说了句什么,只见Leslie摇摇晃晃的走向车库通向
 屋内的门,不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杯子和一瓶巧克力酱。
 
  我没有任何头绪的看着Leslie慢慢跪在那壮汉面前,把壮汉的龟头放在嘴里
 吸着,右手抓住了鸡巴来回快速撸动,左手则是绕到那壮汉的身后,应该是在轻 轻戳着肛门。
 
  屋外的我则在这个时候精关大开,一股股亮白色的液体急速射出,在黑夜里 很明显的落到了地上。我意犹未尽的继续轻轻撸着鸡巴,只见Leslie手下的速度
 慢慢加快,嘴里也是用力吸着那壮汉的龟头。
 
  不多时只见她快速吐出那壮汉的鸡巴,两手很快抄过早已准备好的杯子和巧 克力酱。杯口只是在那壮汉的鸡巴头那儿放着,左手的巧克力酱瓶口则是对准了 杯子。
 
  那壮汉自己又狠狠撸了两下就喷薄而出,Leslie一边用杯子接着那壮汉的精
 华,一边左手把巧克力酱配合着一下一下的挤进杯子里。
 
  你们这是玩的什么跟什么啊,屋外的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有兴致的射精,鸡 巴一跳一跳的又硬了起来。
 
  那壮汉发射完就一脸疲倦的靠在林肯车上喘气了,只见Leslie拿指头把那精
 液和巧克力酱的混合物搅了搅,一仰头就往嘴里倒去。那精液加上巧克力酱以后 变得更加粘稠,Leslie把杯子举高,那亮棕色的液体就缓缓成一条线状流进她嘴
 里,再配合上她亮棕色的卷发,真是一副人间美景。
 
  这时候Penny 的电话好死不死的打过来了,幸好我有所准备,早已关掉了铃
 声。我哪儿有心思关心这死丫头,任由手机在屁股口袋里震动着。
 
  抬眼望去,屋内的男女已经开始收拾战场了,我担心他们可能会开车出去补 充能量,急忙快速的爬下地来,往旁边的树林里躲去。
 
  果不其然,过了大概四五分钟,车库门缓缓打开,那辆黑色林肯车驶了出来。 
  我看清楚了那对男女都在车上,等他们走了以后我也就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给Penny 打电话,我说刚才在警察局录笔录不能接电话,Penny
 说她已经到家了,问我什么时候给Leslie打电话比较合适。
 
  我心说:「现在那骚婊子刚刚被喂饱,估计心情大好着吃夜宵呢。」
 
  但是嘴上还是说:「现在太晚了吧,你明天早上见了面再说吧,反正也不是 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
 
  胡乱又和她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回家我专门下了一部欧美车库大战的片子, 又狠狠撸了一把才睡觉。
 
  第二天刚好是小组讨论,我们五个人就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分组探讨各自的进 度,我特意邀请了Leslie和我一起讨论,Penny 看见我不叫她,眼神顿时暗了下
 去。
 
  Tom 叫走了Roxie ,我又没有邀请她的意思,她只好去找Tom 看能不能一起
 讨论。
 
  我淫性大发,哪里还顾得上她心里舒服不舒服,就和Leslie到一旁探讨去了,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关于小组报告的事情,我就提议我们休息一会儿,聊聊 天吧,反正这报告现在我们俩的进度比较靠前。
 
  我就假装关心的问她:「你每天下班了回家都干嘛啊。」
 
  她说:「就是一个人看电视。」
 
  我说:「哦……那你老公没时间陪你啊。」
 
  她说:「最近我老公经常出差,一走就是三四天,自己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情 做。」
 
  我心说:「噢,原来那个壮汉真的不是她老公,怪不得还能玩的花样百出, 老夫老妻哪还有那份闲情逸致。」
 
  我就问:「你们怎么不要孩子呢。」
 
  她说:「现在两个人事业都不稳定,要孩子的话就得有一个人在家专职看孩 子了。」
 
  我心说:「你是害怕有孩子了不方便你乱搞吧!」(美国法律规定小孩子不 能单独在家,如果14岁以下的孩子单独在家又被人发现的话,儿童保护机构会根 据举报上门领走孩子进行专门看护,父母会面临罚款至坐牢的处罚)。
 
  又继续聊了一些有的没的,我发现Leslie的确没有把我当预备炮友的意思,
 工作场合我也不敢把话说的太突兀,于是就继续我们的小组讨论了。
 
  但是从此以后我看Leslie的眼神再也不像从前那么普通了,如果她向主任申
 请提前下班,我就会觉得她又要去和某个壮汉大战三千回合,再把那混合着精液 和巧克力酱的液体缓缓倒进嘴中。
 
  如果她上班的时候表现的比较没精打采,我仿佛都能透过她的衣服看到她红 肿的阴唇还在微微颤抖的样子。她衣服上的脏污痕迹可能就是激情的证明,她化 的淡妆也许是因为一会儿就要在离办公室不远的地方和某壮男共赴巫山。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转变,每天看着一个在你眼中完全就是裸体的女人在面 前走来走去,工作似乎都变得不那么讨厌起来。
 
  六个月培训结束以后,我们小组只有Leslie被留用了,其他人都只得到了一
 张联邦机构实习证明就各奔东西了。
 
  坦白的讲我们这组Tom 和我是能力最强的,Roxie 和Penny 就完全是在打酱
 油,Leslie论综合实力只能算作中游,她的录用会是用她那巧克力酱换来的吗?
 
  谁知道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ls1991lsok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8-23更新.